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天一图库总站欢迎的光临 > 正文内容

埃、叙断交:穆尔西意图何在

作者:admin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发布时间:2022-08-04 点击数:

  6月15日,埃及总统穆尔西(前)出席在开罗国家体育馆举行的叙利亚问题大会时向民众致意

  6月15日埃及总统穆尔西宣布:“我们今天决定与叙利亚现政府完全断绝关系,关闭叙利亚驻埃及开罗大使馆,同时撤离埃及驻大马士革的所有外交人员。”穆尔西在强调无意干涉叙利亚内政的同时,重申了埃及反对一切国家和组织对叙利亚进行军事和政治干预,并警告黎巴嫩立即停止介入叙利亚内战。同时,他还敦促联合国安理会通过在叙利亚设立“禁飞区”的相关决议。

  仅两天前,美国政府因认定叙政府军动用了化学武器,越过了“红线”,决定向该国反对派提供军事援助。所以,穆尔西的“断交”意图首先与“同美国保持一致”联系在了一起。“近期叙政权在与反对派的战斗中重新取得优势,美国决定向叙反对派提供包括军事支持在内的更多援助。”外经贸大学外院副院长、中国中东协会理事丁隆告诉本刊,“埃及无法向叙反对派提供实质性援助,便在政治上配合美国向叙政权施压。这也说明,尽管埃及发生政治剧变,穆兄会上台后,美国仍是埃及的最大援助国,埃及仍为美国的侍从国,埃美盟友关系没有改变。”

  而在埃及国内矛盾积压、经济复苏迟缓的情况下,穆尔西欲借此举缓解内政压力的意图则是另一猜测。“埃及目前经济状况很糟,政治过渡停滞不前。”丁隆说,“穆尔西多次用威权手段对付反对派,并推行伊斯兰化政策,引发国内不满。穆尔西借此可转移国内注意力,尽管这样做效果微乎其微。”

  若从叙利亚的角度出发,观察家们则指出,此“断交”声明亦带有一定的宗教色彩。“叙利亚危机带有教派冲突的深深烙印。”丁隆指出,“阿萨德政权的核心成员,以及叙利亚军队的大多数高级将领均属阿拉维派。该派是什叶派伊斯玛仪支派下面的一个小派别,人数仅占叙利亚人口的12%,却称雄叙利亚政坛数十年。阿萨德政权仰仗的并非社会主义、世俗主义和阿拉伯民族主义等意识形态,而是原生态的组织阿萨德家族和阿拉维派。阿萨德政权对逊尼派抗议的弹压,引起逊尼派国家的强烈不满。沙特、卡塔尔挟持阿盟,通过严厉的制裁措施,旨在推翻阿萨德政权。阿萨德政权一旦倒台,执掌叙利亚的将是逊尼派穆斯林,且极有可能是与沙特、卡塔尔意识形态相似的伊斯兰主义者。两国对阿萨德政权步步紧逼,背后还另有深意,那就是拔掉阿萨德政权这个伊朗在阿拉伯世界埋下的楔子,冲破什叶派新月。这样一来,既可削弱伊朗,防止美军撤离伊拉克后伊朗在海湾坐大,又可切断伊朗与和哈马斯军火供应的通道,打压中东激进势力。”

  于是,“叙利亚已经变成了逊尼与什叶两派之间广泛对抗的分界线,是如今此种对抗施展手脚的首要场所。这场战争本身,以及战争可能带来的结果,都已超越了叙利亚国家本身”。美国哈佛大学肯尼迪政治学院高级研究员弗莱里奇(CharlesFreilich)也告诉本刊。“穆尔西、穆兄会与叙利亚叛军在意识形态上相互吸引,大部分埃及人属逊尼派。”美国密歇根大学中东政治学教授泰斯勒(MarkTessler)向本刊指出,“穆尔西本人与许多叙反对派成员又同为伊斯兰主义者。”“叙政权曾残酷穆兄会,叙穆兄会也是目前反对派阵营中的核心力量。”丁隆也指出。所以,“虽不是唯一原因,但穆尔西的断交之举应首先从两个宗教族群对峙的角度来理解”。弗莱里奇这样总结道。

  但观察家们进而指出,此“断交”声明重在象征性意义而非实际效果。“叙利亚已经是个备受孤立的国家了。”弗莱里奇说,“埃叙两国断交也不是新鲜事。大约10年前,叙利亚就已基本断绝了与埃及的外交往来,双方在贸易、旅游、军事等方面交往甚少。外交孤立在此时并不能起到直接影响。此外,叙利亚的其他外交援助国并未停止支援,特别是俄罗斯,还在提供武器援助。”“如果埃及像伊朗和黎巴嫩一样在军事方面介入叙内战,那么叙利亚局势也许会因断交而出现变化。但现在看来,埃及并不可能参战。”泰斯勒也指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