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香港马报开马结果 > 正文内容

【周末故事】特辑 FM:什么案子被写进了工作报告?

作者:admin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发布时间:2022-01-12 点击数:

  2月4日,山东省人民检察院检察长陈勇在山东省第十三届人民代表大会第五次会议上作山东省人民检察院工作报告。报告中提到一起典型案件:“威海渔民郭某某等10人休渔期非法捕捞,破坏海洋生态。检察机关在惩治犯罪的同时,依法提起公益诉讼,督促郭某某等人增殖放流鱼苗960余万尾,央视等权威媒体现场直播,收到办理一案、治理一片的良好效果。”

  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案子被写进了工作报告?今天,鲁检君就带您走进案件背后的故事。

  熙熙攘攘的人群,此起彼伏的叫卖声,种类繁多的海产品……每年9月1日,伏季休渔期结束,在威海的码头上,可以看到这样丰收的景象。

  这一天被当地居民称作“开海”,度过漫长的休渔期,渔民们再次疾驰在海上,享受着大海赐予的美味,而前来买海鲜的市民们,也总能在这里找到物美价廉的选择。

  夏季是海洋主要经济鱼类繁育和幼鱼生长的重要时期,为缓解过多渔船和过大捕捞强度对渔业资源造成的巨大压力,国家出台了伏季休渔制度,以保护渔业资源。

  在休渔期内,渔民们不得从事某些捕捞作业,所以在这段时间,他们通常维修养护船只和渔网,为秋季开海捕捞做准备。

  郭某某是一名靠海吃海的“鱼贩子”,平日里他倒腾海鲜,一年收入颇丰。可一到了休渔期,他就只能“干瞪眼儿”了。渔船不出海捕鱼,他也没了经济来源。虽然他并不缺钱,但少赚一点,他都觉得亏。

  怎么办呢?他活络心思,将目光望向那片碧蓝的大海。休渔期内,渔船停泊在渔港码头休整

  “偷渔”——在禁渔期偷偷出海打渔。凭借着平时倒腾海鲜积累下的人脉,郭某某很快“集结”了一支队伍:大军和小伟有渔船,负责外出打渔;小勇可以提供码头停靠;大林可以安排运输船从海上把鱼拉回码头;大刘负责组织工人装卸;最后,成子联系水产公司销售获利。5月中旬,休渔期刚开始半个月,按捺不住的郭某某把几个人叫到了一起,商量外出“偷渔”的计划。

  “这海域这么大,怎么可能被发现?回码头都是半夜11点以后,大晚上的谁去查,肯定没问题。”见大家有所犹豫,郭某某拍着胸脯保证。

  休渔期的普法宣传、海警的巡逻,都没有止住郭某某铤而走险的步伐。在利益的驱使下,郭某某明知休渔期捕捞违法,仍然顶风作案。

  “就这么定了,挣了钱大家分!”就这样在郭某某的周密安排下,2018年5月中旬至6月中旬,两艘渔船开始了分头行动,一个月时间内,两艘捕捞渔船在我国辽宁省南部黄海海域进行双船拖网捕捞作业。

  “这一趟趟出去真是太值了!看看捞了多少针鱼回来,卖出去可有得赚了。”郭某某紧锣密鼓安排停靠在码头的收鲜渔船前来接应汇合,通常选择夜间23时至次日凌晨3时这一时间段运回岸上码头,再由大林等人安排工人装卸,最终运到成子联系的水产公司销售获利。郭某某的这条非法捕捞“产业链”屡试不爽,完全迷失在非法捕捞获利的深渊中,却并不知道在岸上等待他们的是什么。

  6月中旬,当其中一艘渔船卸货后停靠在刘公岛码头休整时,被威海市海洋与渔业监督监察支队抽查,发现有部分渔获物残渣,在查问工作人员过程中,郭某某等人的非法捕捞行径暴露。渔船当即被扣押。

  得知渔船被扣押,郭某某等人先后到侦查机关投案自首,被捕后,几个同伙都慌了神,郭某某却仍强装镇定:“不要紧,顶多罚点钱,没问题的。”可他没成想,这次他们惹上大事了。

  不久,侦查机关将郭某某等人以非法捕捞水产品罪移送威海市环翠区检察院审查起诉。根据侦查机关查获渔船时清点,郭某某等人一个月来共非法捕捞渔获物85.34万公斤、价值人民币224.65余万元。

  威海市环翠区检察院第一检察部检察官刘春晓:根据相关法律规定,违反保护水产资源法规,在休渔期非法捕捞水产品价值10万元以上的,应当认定为刑法第三百四十条规定的情节严重,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管制或者罚金。郭某某等人在休渔期非法捕捞水产品价值10万元以上,需承担刑事责任。检察机关提前介入该案

  刑事检察部门的检察官考虑到非法捕捞行为严重损害了海洋生态环境、侵害社会公共利益,于是,将案件线索移交给了本院的公益诉讼检察部门。双方同时提前介入该案,引导及时固定非法渔获物规格等证据。检察官为渔民们普法针鱼

  郭某某他们非法捕捞的针鱼(学名玉筋鱼)俗称“沙里钻”,是一种小型鱼种,浮游动物食性,在生态系统中处于食物链的底层,它既是人类无法利用的一些环境生物资源的收集者,又是诸多大、中型经济生物的重要饵料,对缓解多种大、中型经济鱼、虾类的资源衰退进程,减轻对这些经济品种的捕捞压力有重要的生态学意义。

  郭某某等人非法捕捞的行为严重破坏了海洋生态,损害了社会公益,检察机关决定对其提起刑事附带民事公益诉讼。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四条第一款规定:侵权人因同一行为应当承担行政责任或者刑事责任的,不影响依法承担侵权责任。但是在民事公益诉讼中,承担侵权责任应该赔多少?又应该赔给谁?赔偿金如何应用于生态修复?这都是摆在检察官面前的现实难题。

  为了解决上述问题,威海市环翠区检察院积极探索,在前期固定的非法渔获物量化证据的基础上,委托山东海事司法鉴定中心对郭某某等人的非法捕捞行为进行了海洋渔业资源损害鉴定。鉴定报告威海市环翠区检察院第四检察部主任宋春光

  威海市环翠区检察院第四检察部主任宋春光:经评估,郭某某等人的非法捕捞行为确实造成了海洋渔业资源损害,建议采取增殖放流的方式进行海洋渔业资源的恢复,放流中国对虾苗种数量为1.004*10⁹尾;如不能修复,则需承担修复费用854.3万元。

  2019年4月12日,威海市环翠区检察院向法院提起刑事附带民事公益诉讼,请求判令郭某某等10被告采用增殖放流方式修复被其破坏的海洋渔业资源,如不能恢复,则连带承担海洋渔业资源修复费用854.3万元及鉴定评估费5万元。

  “800多万?不是罚款就行了吗?”面对检察机关的诉讼请求,郭某某傻了眼。他万万没想到,贪图一时利益,竟会付出如此惨痛的代价。

  威海市环翠区检察院第四检察部主任宋春光:由于威海市环翠区没有中国对虾增殖放流点和管辖权限,在审理过程中,海洋发展部门建议将中国对虾调整为许氏平鮋、褐牙鲆等当地品种。我们与鉴定机构积极沟通,根据政府采购价格及该案评估的损失数额,折算出需增殖放流许氏平鲉、褐牙鲆鱼苗共计960余万尾。庭审现场

  2019年12月,法院对此案进行公开开庭审理。威海市环翠区检察院与郭某某等人达成调解协议,郭某某等人于2022年7月20日前在威海市环翠区海域采用增殖放流许氏平鮋鱼苗、褐牙鲆鱼苗共计960余万尾的方式修复被其破坏的海洋渔业资源。

  2020年7月14日,威海刘公岛码头,雨过天晴。上午9时30分许,在办案检察官见证下,工作人员将一袋袋许氏平鲉鱼苗送入放流槽,250余万尾鱼苗流入黄海,在休渔期进入海洋生态循环中。

  这250余万尾鱼苗是该案增殖放流的第一部分,价值200余万元,全部由郭某某等人承担。增殖放流现场鱼苗入海

  本次增殖放流活动吸引了人民日报、新华网等中央级媒体的关注,最高检通过“走近一线检察官”栏目同步微博直播,总阅读量超过2000万,视频直播平台总观看量达26.5万人次,网红大V微博图文直播总阅读量突破250余万人次,达到了办理一案、警示一片的效果。

  威海市环翠区检察院第四检察部主任宋春光:这并不是检察机关第一次以‘增殖流放’的方式处理类似案件。我们在办理非法捕捞案件时,以恢复性司法为主,起诉不是目的,重要的是恢复被破坏的海洋生态。公益诉讼检察已然成为海洋生态保护的一把利剑。

  “希望海洋发展部门和渔业执法机构进一步加强与司法机关的联动协作,严厉打击禁渔期非法捕捞行为,向社会各界展示惩治涉渔违法犯罪的决心和信心,共同维护海洋生态,保障渔民合法权益。”威海市环翠区副区长林青松在增殖放流仪式上说。

  近年来,威海市环翠区检察院和海洋发展局等部门密切配合,形成了打击非法捕捞犯罪的合力。该局综治办主任邹旭升感触良多:“通过对非法捕捞水产品行为提起刑事附带民事公益诉讼,一方面使当地渔民认识到海洋渔业资源修复费用非常高,严厉打击了非法捕捞行为,起到了很好的震慑作用,采用增殖放流的方式切实推动了海洋渔业资源的修复;另一方面也消除了守法渔民心理上的不平衡,保住了守法渔民的‘饭碗’。”

  检察机关提起刑事附带民事公益诉讼,遵纪守法的渔民是最直接获益者。在这个问题上,渔民老周最有感触:“前几年开海,码头上的人比捕上来的鱼还多,海里都快被捕空了。去年开海之后明显觉得鱼多了,我们收成也比以前好了。现在大家伙儿也都明白了,休渔期出去偷渔的话,被抓着了,又得罚钱又得判刑,不上算。现在咱都看得远了,不图这一时了。”向海而生,因海而兴。长期以来,人们享受海洋带来的舟楫之便、渔盐之利、美丽风光,却很少关注到海洋生态系统的服务功能和服务价值。非法捕捞是渔业生产中一大顽疾,成为困扰海洋渔业资源持续发展的拦路之虎。长期以来,在推动非法捕捞、滩涂破坏等涉海领域突出问题综合治理的同时,检察机关积极推广恢复性司法实践,创新补强海洋生态恢复机制,以“检察蓝”守护那片“海洋蓝”。